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

我和儿子

时间:2020-11-30 来源:菜螺文学网
 

去他所说的乡下农村去,我问他要去哪?孩子说老师交待过,去乡下农村体念,好写日记。

本来昨天他想去的,只是上午下雨,中午和一些孩子贪玩成瘾,然后就说第二天再去,其实他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好,最远的地方就属老屋岩,还说有同学会约他一起去的,不过最后没有同学来约他,我自告奋勇说带他去,孩子很高兴。

三点左右我俩出发了,我也并不知道要去哪,只是想着哪里有就往哪走,所以我带着他没有目的的也是往老屋岩方向而去。

老屋岩其实并没有多远,我们是去那玩过的,我也曾经去那给别人调过电视,所以地方不陌生,那里的人们也不陌生,不过都是早两年的事了。

到了桥头,附近都变了样,去年才开的工,今年已是一条崭新的高架桥横连着两河的河岸,马上快完工了,附近的沙厂,砖厂一个接一个,难怪那里的人们不用做事,都富裕了,田也征,地也征,补偿款可以让他们什么事都不用做,何况还有房子出租,难怪有对夫妻双双开着车子来我们附近摸麻将,这是他们的命好,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一个穷山沟变成了肥油油的金子地。

就连那里平时是一块草坪的河滩也有人买卖修起了一栋栋的大房子。都说那地方水好,一些早早退休了没事做的人经常去那背水,说那水好喝,其实那些背水人只是怕自来水不好有水垢,所以才背水勤快的,在我看来那水也不过如此,我也曾经凑过一次热闹,害我借得竹筐背来的水,孩子父亲说不好喝,倒掉了,其实水确实不怎么样,山岩下的水总会带有泥味的。

三年前背水成了一种时尚,三五一伙结成队的去那山脚岩下舀水,有的甚至用车去装水,所以人们去那里的次数多了,那地方也就成了贵地,就算再偏僻,就算那是深山老林,就算那是山沟沟,古怪的人们思路就会不一样了!

老屋岩其实算得上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山沟沟,越往里走会越望不到边,也不知哪里才是尽头,我们也不会知道里面是什么地名。我和孩子沿着一条条荆棘小溪沟一直往里走,溪沟其实也叫山沟癫痫病的治疗方法哪些好,两边紧靠的是山,山脚下是没有路走的,所以才有了小溪沟和一条人们走出来的小小的田间小路,那次去给人家调电视时,还是那家主人骑着摩托车载着我从小溪沟里去的,不过那是夏天,水很浅,我还笑他开车的技术练出来了。

到了村庄附近,几个跟我家小孩差不多大的小男孩一溜烟的跑了过来,我对说,你说那里有没有你的同学,儿子说应该没有吧,我看他们大小差不多,所以就说应该有你的同学,然后儿子说,不会有的,有就惨了,我问为何会惨!儿子说如果是同学的话,别人会羡慕死我的,其实我听到他是说同学们会笑话他的,意思是还要妈妈陪着出来,只是他话没说完被我接口过去了,我讲他才是福气,有妈妈陪着出来,他才改口说成同学们羡慕他的。

几个小孩跑着接近我们了,我一个,二个的数着,前面两个稍大点的自个回答道,七个哦!后面一个胖胖嘟嘟七八岁的,我叫他胖子那么胖啊,走在最后面的瘦瘦的五六岁的样子,他们一边跑一边说着洗完澡了好痛快。儿子羡慕他的同伴们洗澡,如果我的同学在时,我也会跳进水里去洗个痛快,我说才不要呢,这天气还有点凉呢,大热天还差不多,我很心疼儿子,也有点溺爱儿子,所以才陪他出来的。

老远就听到也看到一处山涯上有一群人在说着什么,有点远了,分不清是大人还是小孩,只是听他们在大声地说着话,离得近了,才知道是一群半大小伙子在爬山,只见他们几个从半山腰往下爬,一个个在大声地尖叫着,看样子很高兴,也许是他们觉得爬到山顶了,是一种挑战,够刺激的。儿子说等他回来时,也要去那爬山。

越往里走,见不到几户人家了,还好,有人在田埂上割草,我跟那人打招呼,问他为何不割上面田间的草,那满满的一丘嫩嫩的草,他告诉我们说,那草不用割,上面田不栽秧了,上面田埂上的草会影响下丘田里禾苗的成长才割的。是的,栽秧季节已到,马上就要栽秧了,相邻就有一片刚长出的禾苗都四匹叶了,过不了几天就可以分开栽了。看到一片片嫩嫩的禾苗,心中的乡情不由涌上心头,在老家跟父母住在一起种田的情景,而今父母劳作的身影只能在脑海里成为回忆。杭州看癫痫病好的医院>

我和孩子脱了鞋子淌过了一条条小溪,来到了另一个湾湾,看到一男一女俩人各自牵着一头牛在犁田,犁田是很少的,只有特别勤快的女人才会这样的劳作。我有心想让儿子下田去体念一下田间劳作的滋味,因为他很少去过乡下,跟本不知道劳动的意思,也不知道庄稼是怎么种的,他知道的都是电视上看到的,我想让他实践中体会劳动。

我走到田间跟他们打起了招呼,看样子那女人不会比我大多少,我说她那么勤快,男人家的体力活她也会做,她说没办法,开始时,我以为他们俩人是一家的,后来她告诉我,她的男人在外面开车,儿子虽然成家了,但也有事去了,才请了人帮她耕田的,她怕耕不完,她怕耕的田没水,她怕一次没耕好的田水会漏掉,又要重复一次,因为她耕的田是刚割完油菜的,怕水干了就会白费力气,只有把泥弄糊了,才没浪费人力物力,正好请的那人有母子牛,所以母牛小牛都派上了用场,她才牵着一条母牛犁田的,总比独自一人用锄头要轻松多了。我佩服她的勤快,我佩服她的毅力,换成是我,我是绝对做不到的。

我叫儿子下田,开始时心想,哪怕孩子去田间走一圈也是好的,让他沾上泥味,让他体会一下田间是怎么走的,结果那女人姐却说:要不要来学犁田,我说好啊,我喊孩子去,刚开始时,孩子有点怕牛,但那女人姐告诉孩子,不要怕,牛很听话的,许是孩子觉得好玩,觉得是一件新鲜事儿,还真扶上了犁,女人姐牵着绳子一路吆喝着牛,孩子跟在后面扶着犁把,还真看不出孩子学做事的样挺像的。

女人姐一边走一边问儿子多大了,读几年级了,孩子告诉她冬月间满十岁,下半年读五年级了。女人姐跟孩子说,你那么能干今天学做事,日记写好会得到老师表扬的。不过我知道贪玩的孩子日记并不是写得很好,如果他灵感来了,写得还可以,如果贪玩成性,他只会想着把任务完成,才没去想要怎样才能把日记写好的。走三圈孩子爬上田埂跑了,我问他要去哪,他说想玩会儿水,我叫他往回走,鞋子在这边,还剩下半瓶可乐,我问女人姐要不要,我以为她做事口渴了,结果那女人姐不要,我以为是孩子喝过了,她怕脏,她说真不喝,后来睡觉时身体抽搐频繁是什么原因问那男的,那男的走过来接了过去一口气喝干了,我知道做事久了是会渴的。

孩子见那小小的黄牛停在那,说好想摸一下牛,可又有点怕,我壮他的胆,说可以摸的,那男的说摸一下可以的,只是不能骑上它的背,如果是以前的水牛可以骑背上去,先前孩子说过想骑母牛背上去,当然孩子也知道牛是不能骑的,何况是在有水的田间。我叫孩子再跟着小黄牛走两圈,开始时,那男的怕田耕不完,怕误时间,后来又同意了,把他的牛吆喝着停住,让儿子扶着犁把跟着走,他还一边走一边教孩子犁要怎么扶着好,泥块往哪边翻才合适,我给儿子拍了张扶着犁把的照片,留做记念。孩子也许是真累了,爬上来了,看样子真累了,都冒汗水了,看着裤子湿湿的儿子,怜惜地问他,今天是不是到了乡村田间了,是不是体会到了劳动的价值了。

孩子说体会到了,还是听妈妈的话好。是回家还是继续往里走,孩子说想玩会,但不想往里走了,我怕他下次又缠着我,所以说干脆走进去探个究竟来,孩子不情愿的跟着我走,但里面尽是一些水田,有的刚刚犁翻过,所以田埂也并不好走,望着前面黑漆漆的山,许是山里黑得早,才下午五点过,就有了七点过的天,本来说好去看看刚刚在飞的白鸽就往回走的,路不好走,也就打起了退堂鼓。我们沿着来的路一直往回走,儿子说要去打水漂,这里石子太多了,太漂亮了,太喜欢了,一定得跟他比骞打水漂,看谁打的水漂准,谁的水漂多。

望着走在前面的儿子,裤子已湿到大腿,心想今天会不会感冒,如果感冒了,家里就会发生战争的!只想着赶快回家才好,儿子如果真感冒了就不值了。我催着孩子快走,但他走走停停的一路玩着,一下捡个小石子装进裤袋,一下又捡片薄薄的石片,如果是金刚石就好了,就值钱了,还问,妈妈,什么石子最值钱,我跟孩子说,这要看一个人的心态了,如果是你喜欢的,不论是什么都值钱,如果是不喜欢的,那么就算很值钱,你也不会喜欢。人就是这样啊,有的东西别人看着不顺眼,而有人会认为是宝,就是这个理。

来到了先前爬山的地方,孩子脱了鞋子跑向对面,还一直嚷嚷着要我跟他同去爬山,我那家治疗癫闲医院好本不想去的,拿着袋子贴在地上准备坐着歇会儿,看到儿子兴致勃勃地往上爬,不由得也有种想爬上去的冲动!那山很陡,直直的,四处都长满了草草,唯独那里是一片碎碎的小石子,丈把来宽,象一片水中瀑布悬挂在空中。也许是爬山的人和次数多了,自然长不出草来,慢慢地也就成了孩子们爬山的胜地。开始时,我慢慢的也没费什么力气的爬到了快至半山腰了,转身一望,好陡,比看到的更陡,我恐高症,太高的地不敢上去,所以当我回头看时,不由得心里有种恐惧的感觉,不想往上爬,也不想往下爬,但儿子已到坡顶,正准备往下爬呢!

我大喊,不要下来啊,如果下来我就得再往下爬了,所以一边叫着一边从边沿长着草的地方往上爬去,就这样一步退两步地往上攀爬着,而心里却急得可以了,只想着快爬上去就好了,儿子问为何不让爬下去,我告诉他,如果你返回去,我又得跟着去,岂不是累死妈妈。好不容易上了山顶,儿子说好一副壮观的山景画,而我也许是老了,早已汗水淋淋,气喘吁吁,哪还顾得上山景画,只想着快点下山就好。

儿子要顺原路爬下去,我却要从坡顶绕回去,我俩的意见不合,孩子显得很是不高兴,我硬是不往下爬,我说我俩各走各的,你爬下去,我绕道下去,见他鼓着嘴真想往下爬时,你要挟他,如果你不怕妈妈走丢就走吧,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说,你不怕我走丢你就往上走吧,我知道你聪明不会走丢的,我不理他一直沿着小路走去,三分钟后,听到儿子在喊,在哪里,到哪里了,我高声的应着,在这呢,并停下等他。左边是高速路口,下去就是二中学校了,但儿子非得去玩水漂不可,只好依着他走。那边坡上,一对少男少女相拥着在接听电话,虽然才不过十四五岁的年龄,但这离学校不远,早熟谈恋乃正常。

水漂也玩过了,我催着孩子快快回家。我不想让孩子贪玩而影响身体,去年今年的身体已算是好的了,不流鼻血,也很少感冒,所以我为儿子有个好身体而感到欣慰,我爱我的孩子们。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