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

蹲点干部(第十四章)-

时间:2021-04-05 来源:菜螺文学网
 

第十四章 大楼监工
    从金州城学习回来,他们四个人投入了区划制图工作。县区划办综合组和制图组,搬到了县委、县政府的大院,南面有一排两流水的红瓦青砖房里有一大间。他们用粗细绘画碳素笔,直线笔,单曲线笔,双曲线笔,装上碳素墨水,整天爬在大绘图桌上,绘制全县一比二十五万的土地利用现状图,综合农业区划图,种植区划图,畜牧业区划图,林业区划图,水利区划图,行政区划图等。
    一天,他和朱孔连拿着在半透明的薄膜图纸的底图,从县委、县政府里区划办制图组过来,去他们小院北面的县水电局,找水利设计队,因为水利设计队常年都在搞各种水利工程的绘图制图工作,绘图制图工具比较全。
    朱孔连以前在水电局搞绘图制图工作来过好几次,县区划办水利区划组也在县水电局,找到水电局抽调搞水利区划的一个老技术干部,领着他们上了水电局的两层楼平顶上。
    县水电局搞水利区划的这个老技术干部,名叫郝立正,年龄有四十岁左右,瘦高个子,稍有点驼背,一头花白的短头发,瘦长脸,戴着一个白框的高度近视眼镜,脸上长满了指头蛋大小的肉疙瘩,穿着很旧、很素的衣服,说一口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听上去唔唔嘟嘟有些含混不清,好像说话时舌头不太听使唤似的。
    “老郝,你胆子真大,听说你把阜河乡政府食堂的锅给砸了。”朱孔连微笑着对郝立正半开玩笑的说道。
    “你们听谁说的。你们也知道了。”郝立正严肃的脸色,很生气的样子问道。他和朱孔连没有吱声。
    片刻,郝立正又变得笑容满面的把话锋一转说道:“我们是搞工作的,又不是要这吃的。我们下乡他们乡上的大师傅不给我们做饭吃,还要下锅干什么,没有用吗,我就缩心砸了,什么也不影响呀。”
    他和朱孔连一听,真有这么回事,人们传说的不假。“嘿、嘿、嘿”,“哈、哈、哈”,他们两个人大笑不止,笑得前仰后合,笑得不亦乐乎。
    “笑什么,这有什么好笑的,就这么回事吗。”郝立正听着他们大笑,有些不解的说道。
  &nb药物可以控制住癫痫病吗sp; 爬上二楼顶,楼顶中央有一个晒图机,就是在一个架子上,装着一个能转动的厚玻璃框,这个玻璃框一边能打开,中间还有开头旋扭,不能打开的另一边有几个合页连接着。他今天第一次见到这个东西,所以看得很仔细的。
    “你们晒吧,晒完了还要熏。我去把熏图桶拿来。” 郝立正问朱孔连道和他,朱孔连看着郝立正点头回答道:“行。老郝劳驾你了。”“都是工作吗,不用客气。”郝立正说完了下楼走了。
    朱孔连转过来这个玻璃框成平面,打开一边的开头旋扭,让他用地手压着玻璃框一面,一手撑起玻璃框的别一面,背着阳光,从拿来的图筒里,取出一张用碳素黑水绘好的半透明底图图纸,铺到玻璃框里面,再取出一张空白的晒图纸压到这张绘好的半透明底图上面,又让他把撑起的那面玻璃框放回来,压紧压展,合严了,关上旋扭开关,把玻璃框转半圈,对着阳光晒。
    晒了几秒钟,朱孔连说:“晒好了,转过来。”他又把玻璃框转了半圈,朱孔连赶紧过去打开开关旋扭,卷着取出那张晒图纸。当他看这张晒图纸时,原来空白的晒图纸,已复制上了底图上绘制的所有东西。
    “原来蓝图才是这么晒出来的,我也学会了。”他忘乎所以,惊奇的对朱孔连说道。
    这时,郝立正已上来,提着个绿色的长圆桶。比一般的水桶长了许多,粗了一些。他近前仔细看,其实是个炉子的结构,上面盖着一个中间有拉环的桶盖,下面旁边开了一个长方形的底洞,底洞靠上方,是许多根平行铺着的细铁棍做得炉齿。他以前也没有见过这种玩意儿。
    “这些废纸你们点火烧时用吧。”郝立正说着将一沓打字用过的带有黑油墨的蜡纸,无用的印有油墨字的纸张,乱七八糟的废纸,放到熏图桶边的地上。
    “老郝,谢谢你了。你忙你的去,弄完了我们再找你。”朱孔连说着,走过来,熟练的揭开熏图桶的盖,将刚才取出来晒好的图纸卷,竖着插进熏图桶中,再盖上盖子。
    郝立正走后,他学着朱孔连的样子,打开了,装上了,关上了,转过去了来了,转过来了,取出来了,一张一张的晒图。越来越熟练了。朱孔连在一边一卷一卷地接过来,揭开了武汉市哪家治疗癫痫病好,盖上了,揭开了,往熏图桶里插入晒过的图纸。
    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他们两个人拿来的图纸全晒完了。朱孔连把郝立正拿来的废纸塞进熏图桶的底洞里,发火柴点着了,烟雾就从熏图桶的底洞口和盖子夹缝里往外冒。呛得他们两个人“咕、咕、咔、咔”直咳嗽,熏得他们直擦眼泪往旁边躲。
    大量的区划工作结束了,他又被单位抽回来到站上上班。正所谓“我是一块革命的砖,那里需要那里搬”了。单位现在又分配了他一项新任务。
    国家“三西”建设开始后,加强了对西部贫困地区的开发扶持,重点是内陆老少边穷地区的宁夏西海固和陇原省的河西、定西地区,特别是对农业基础设施建设加大了投资建设的力度。兰原县是苦甲陇中的中部干旱地区,国家和省、市投资兴建了兰原县农业技术推广三结合中心大楼。大楼已拔地而起,基本建成了,扫尾工作也要搞好质量监督管理工作。
    一天,李学民站长把他叫到办公室里,他进了李学民的办公室里,早坐着个人,这个人不是站上的王清满吗。王学兵也跟他说过有个侄儿叫王清满,七四年上的陇原农大,在县农业局工作。王清满曾经也和他暄过,在他参加工作当初去的北原公社工作的一个伯父叫王学兵,王清满老家是北原乡北原村红峪沟。王清满今年三十岁不到,结婚几年有孩子了。王清满中等个子,不胖不瘦的,方脸盘,老实憨厚,穿着十分朴素,一看就是穷地方出来的。
    “县良种场咱们站上试验基地上盖得单位大楼快要出来了,这一段时间我很忙,顾不上了,王师,你带着小孔上去监工,把个关,他们建筑工程队施工时盯着点,防止偷工减料,看着把楼的质量盖好。”李学民副站长对他和王清满说道。
    “行,没问题,我和小孔上去就是了。”王清满胸有成竹的说道。
    第二天上午八点多,他和王清满两个人,骑着自行车,出了局里的大门,上了县城大街,向北拐,骑到火车坝的三岔路口,向西拐上了火车坝的公路,翻过铁路,到“四三一”再向北拐,来到了他们单位大楼前面的公路旁边,这里栽了根铁锨把粗的铁杆,杆头上横挂着一个方形的大红色铁牌,上面写着“国家三西建设项目”几个黑色大字。他们两上人进了院里,下哪些方法治疗癫痫病效果更好车立好车子,就到了工地。
    建筑工程队的一个领导模样的人,没有戴安全帽,穿着也比工地上正干活的人好一些,过来和他们两个人搭讪:“两位师傅那里来的,看我们的活干得怎么样,不错吧。”
    “我们两个是农技站的,我姓王,他是小孔,领导安排我们上来看这里的活干得怎么样了,陪你们干活来了。”王清满微微一笑,对这个工程队头儿说道。
    工程队头儿边领着他们两个人,围绕着这座大楼转圈子,一边给他们介绍自己的姓名,这个工程队和这大楼的建设的一些情况。
    绕大楼圆圆转了一圈又来到了大楼的大门前,王清满看着工程队头儿说:“我们要上去看一下楼顶施工的情况。”“上楼顶要爬天梯,费事得很,不好上,怕弄脏了你们的衣服。要不穿个工作服上去?”工程队头儿说道。“不要紧,不用穿。”他和工程队头儿在前面引路,王清满和他后面跟着,进了门厅,里面很宽敞的,有三四十个平方米大,他抬头看时,这个门厅高占了两层楼。沿中间的楼梯上去,楼梯分开向两边转回来,拾阶再上就到了二楼。
    他们三个人在二楼的栏杆处,凭栏向下面和外面望了片刻,房间的门窗都全安装好了。继续向上爬去,到了四楼,也就是这座大楼的最顶层,跟着工程队头儿向左转,来到这层楼南面的尽头,东面的墙壁上有一排直通天窗的爬梯,这爬梯很简易,每一个梯,都是用指头粗的铁杆“U”形圈,放水平栽进墙壁上就行了。
    “我先上去。”工程队头儿说着就先爬了上去。王清满和他也跟着先后爬了上去。
    楼顶上看周围十分的开阔了。建筑工程队的人们正在楼顶上忙着施工,楼顶上堆放着绿豆粒大的砂石,牛毛毡,还有咝咝冒着青烟的黑得发亮的沥青糊。
    “铺‘三油两毡’?”王清满问工程队的头儿,对建筑方面的一些知道的还不少。“是的,现在正在做楼顶屋面的防水处理工程。”工程队的头儿很专业地回答道。
    “你这个绿豆砂粗细好像不均匀,上面土苍苍的,没有洗一下呀?”王清满直盯着地上的绿豆砂问工程队的头儿。“绿豆砂粗细差不多,按标准加工的,武汉癫痫病去哪治,哪家医院好明天我们把砂子洗一下。”工程队的头儿这时掏出来一盒金州牌带把的香烟,取出两根来,给王清满和他让,“吃个烟吧。”王清满接了一根,他说“我没有抽”,工程队的头儿给王清满打火点着了香烟,然后自己也点了一根抽着。
    在几个干活的人在那里指手划脚,有老的,也在年轻的,不时吆三喝四的指挥着一些年轻的,也有老的人们干活儿。
    在大楼顶上建筑工程队的人们正在施工。建筑工程队现在都是乡镇企业,绝大多数都是私营企业和个体包工头儿干的。一看就知道这些施工人员都是当地的农民,有一个能人找上了活儿,就组织几个会干建筑工程活儿的匠人,叫“大工”,再找一些能下苦力干普通活儿的农民,叫“小工”,购置和租借一些建筑工程必须的工具设备,一个建筑工程队就能承包工程开工干活了。
    这样的建筑工程队,近几年来,遍地开花,如雨后春笋般蓬勃发展起来,建筑工程队的头儿们个个都赚了个盆满钵溢,工程队干活的农民们也能挣些工钱养家糊口,其中的“大工”不管是泥水匠,还是瓦工,木工,电工等,都有一技之长,当然开的工资要比“小工”多一些。
    农民建筑工程队的出现,搞活了建筑市场,加快了城乡建设事业的发展,活跃了农村经济,增加了农民收入。这些土生土长的乡镇企业,机制灵活,劳动力价格便宜,对正规的国营和集体建筑工程公司的冲击很大,一些国营和集体建筑工程公司遇到了严峻挑战,处境艰难,不是停产倒闭,就是名存实亡,但在整合发展中生存下来的一些国营和集体建筑工程公司还是很有竞争实力的。
    王清满和他,每天都在单位大楼工地跑上两趟。这个建筑工程队照样还是用着那种大小不均匀的绿豆砂,依然还是没有用水洗净绿豆砂的。
    由于从大楼顶层的天窗爬上爬下的,他的衣服擦着沾上了一些沥青黑污斑点,这些沥青黑污斑点洗起来也很费劲得。不知王清满的衣服上怎么样了,他也没有仔细的看过,想必是也沾了不少的光吧。
    但终于有一天,这个建筑工程队的头儿来邀请他们两个人,大楼要竣工验收了,大楼顺利验收合格,他们再不用去跑上跑下的监工了,大楼交付他们单位使用了。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