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

再见,摩天轮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菜螺文学网
 

摩天轮,总有终点;

轮回时,终会结束。

(一)

如果我就这样冒失地跑去跟他说我喜欢他,他一定会认为我只是喜欢上他跳高的姿态,他潇洒的灌篮,他唱歌时深情的样子,他一定会认为我是同其他一样肤浅的。可是他怎么会记得,初秋林荫路上的那一次错肩,那一次凝眸,便注定了我不眠不休的。

幸好大一是充实的,我除了上课还要奔忙在学生会和院报社两个地方。这样,大脑就可以暂时记不起初遇的画面,记不起他澄澈的目光。在路上偶然碰见,也可以装作是陌生人擦肩而过,却在他的背后心疼得无药可医。

就这样,一天又一天迎来了寒的第一场。踏在雪地里,仰望着天空扑簌簌不断落下的雪花,突然想起林海雪原是用一种怎样的水土怎样的情怀养育了这样一个,让我一个人笑着哭泣仍倔强地不肯放开。( 网:www.sanwen.net )

寒假过后,已是2008年3月份了,这么美丽的天,却荒芜成了最大最大的原野,我一个人没有方向地奔跑,筋疲力尽,依然找不到出口。

乐乐通过她的找到了李宇少的手机号。我给他发短信,说李宇少你好,我是凌希,我们可以这样认识吗?

好啊。

一切都似乎顺理成章,蘸满了问候与的短信一条条地来往着。

那天晚上,给他发一条短信之后他突然问我,你们系有美女吗?我想找女朋友了。

我一时愣住,竟以一种英勇就义的精神说我们见个面吧。

???????

毛遂自荐啊。

他呵呵笑,说好啊,明天中午我们放学见吧。

我无法忘记那个阳光灿烂的中午,他就走在我的身边,一切完美得像一个永远不会结尾的,如他的耳钉般熠熠闪光。

可是他说凌希,我们不合适,很抱歉我们不能交往。

我看向他的侧脸,一瞬间恍世千年。

我说我是很认真地喜欢你了,你真的可以不用考虑就直接给我答案吗?

他没有说话,只是微笑。

那一抹微笑,是我的世界里最寒冷的一道阳光。

给他发短信,他已经不再回复了。我突然想起我说过的话,我说如果我无法喜欢上追我的男生,那么我是坚决不会和他保持联系的。

呵呵,生活就是这么幽默,我自己说的狠话首先在我自己身上应验了。

那么李宇少,以后我们是不临沂哪治疗癫痫靠谱,医院要这样选是再也没有这么盛大的遇见了?

(二)

2008年5月12日,一个举世悲恸的日子,8.0级大,石家庄震感强烈,人们纷纷涌到空地。

跑下教学楼,我的心里来来回回只撞荡一个名字:李宇少,李宇少,李宇少。

电话接通了,我几乎要哭出来。李宇少,你在哪里,你还好吗?

那端是人群嘈杂的声音,但我清楚地听见他说我在林荫路上,我没事。你呢?

没事就好了,我很好。

嗯。那你......

李宇少的话还没有说完信号就断了,再接不通。

余震很快就过去了,学生会以及各社团开始了各种各样的赈灾活动。作为心社的成员,我们组义不容辞地担起了在北国超市赈灾义演的任务。我认真地准备着每一个,只是不曾料到指导老师会把李宇少请过来到现场演唱。于是,这样一场义演,成就了我里最的纪念。

演出的空隙,我说李宇少我们走走吧。

你交到女朋友了吗?

没有。

呵呵,还真是困难啊。那么,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他愕然愣住,呆呆地瞅着我。其实连我自己都不敢,这么安静的自己居然会两次表白。

我说我从来不曾喜欢你,只是很遗憾不能在一起。

他淡淡地笑,说等摩天轮转到最高处,看到的不一定是最风景,有些遗憾,总是要被接受的。

我可以什么都不在乎,只要你能陪着我。

可是我在乎!

给我一个月好吗?一个月以后,我保证会在你的生活里消失的干干净净的。

他满脸的不可思议,盯着我的眼睛看了好久才缓缓地说好吧,但只能两个星期。

嗯。我把头点地像小鸡啄米,生怕不赶紧答应连两个星期的机会也没有。

他笑着牵住我有些颤抖的手,干净且明朗。

李宇少,能这样和你在一起,就算我是飞娥扑火,也疼得值得。

(三)

我们开始出双入对了,我的手放在他的手心里,像是被巨大的包围着。

我说我没有恋爱经验,请多关照。

他说我很有恋爱经验,随时指导。

我真的没有恋爱经验,就连拥抱都笨手笨脚,最后只好推开他落荒而逃。我看过那么多偶像剧,那些简单的事情到我身我上竟全都乱了套。

两个星期的,就像是一纸契约,时间一到所有的都变得无效。我不曾,也不曾得到李宇少的许诺。他说过,他不再相陕西比较有效的癫痫医院信永远。也许经历了几场爱情的他真地疲了倦了,可我依然相信,有一种爱会睡在心里,直到再看不到未来的那一天。

听乐乐的朋友说李宇少喜欢成熟又有个性的,我看着自己清汤挂面的样子不禁有些失落。于是我舍弃了有李宇少陪的一天一个人扯短了裙子,套上了黑色丝袜,穿上了高跟鞋,烫爆了原本乖乖直直的头发。可是,当我这样出现在他面前时他却愣住了,一句话都没说便径直往前走。我看不懂他脸上的表情,更读不懂他离去的背影。李宇少,你究竟是怎么了?

我追上他,抓住他的胳膊,他却冲我吼。

你想要干什么?你以为穿的像个妖精似的我就会喜欢你吗?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发这么大的脾气,我哪里做错了?我真的,快要哭出来了。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也从来不敢奢望你会喜欢我。可是宇少,我只有两个星期,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我都像是用在珍惜,你不要凶我好不好?我们不要吵架好不好?

眼泪突然一颗颗地掉下来,止不住。

李宇少把我的头埋进他的怀里,重重地叹息。他说你是个好女孩,不应该这个样子的。

晚上,他送我到宿舍楼下,看着他转身的最后一丝微笑突然想起张小娴的一句话。她说,如果他一直说你是个好女孩,他怕伤害你,那么他一定是不喜欢你的。

喜欢,不喜欢,谁会在乎呢?有些,注定无法圆满的。

凌晨了,我无法入睡。手机突然响起来,是李宇少的短信。

把你的裙子袜子鞋子统统扔掉,明天我再陪你去把头发拉直。

李宇少,你还没睡吗?仅仅是因为我才睡不着的吗?我瞪着黑洞洞的空找不到答案。

(四)

有一个美丽的传说,一起坐摩天轮的恋人最终会以分手告终,但当摩天轮达到最高点时如果与恋人亲吻,就会永远走下去。

我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却在看完了这个故事后那么强烈地想和李宇少一起坐上摩天轮,然后摩天轮升高,去跳望幸福的高度。

在那个小小的空间里,李宇少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眼睛却看向远方那样闪亮的瞳仁蒙上了一层重重的雾。

看着他那样美好的侧脸,我的心不禁硬生生地疼起来。宇少,我们能像这样在一起的日子,仅剩多久?

我说,宇少你知道吗,传说摩天轮的每个盒子里都装满了幸福,当我们仰望摩天轮的时候,就是在仰望幸福。

那如果一直都在仰望,幸福会不会悄悄溜掉呢?

他看着我,那样干净的笑。我靠近它的脸,轻轻地吻了他。

贺州癫痫病要怎么治疗呢因为,摩天轮转到了最高点,这样风轻云淡的时刻,我只想和李宇少永远走下去。

谁都没有再说话,沉默地有些尴尬。

当摩天轮回到原点时,李宇少说:摩天轮总有终点,轮回时终会结束。有些东西,我们总会把握不住的。

我微微地笑,我想宇少你不用刻意提醒我,时间到了,我一定会在你的生活里消失的干干净净的。

离开的时候,我回望摩天轮,不是说每转过一圈就会成就一对真心相爱的人吗?那么,属于我的简单的幸福,是否来过?

(五)

三天了,只剩下三天了,我开始坐立不安起来。我是如此珍惜着我们的每一分钟,甚至在深深的夜里久久不愿睡去,我怕我们的时间就这样被我不知不觉地错过。

按天过,现在只能按秒了。我微笑着对身边的李宇少说,心里却早已翻江倒海。

呵呵,到时候不许你哭鼻子哦。

才不会呢,我倒是怕你哭了。

瞅着彼此,忽然都笑起来。

宇少,这样干净明朗的微笑怕是以后再不会属于我了。我不会哭的,我怎么忍心让你里最后的我是如此难看的样子?学校的每一个角落都有你拉着我的手走过的痕迹,以后想起来,我是该微笑还是该落泪呢?

时间永无停息地运动着,我和李宇少仿佛站到了时间的对岸,距离越来越远了。

最后一个晚上了,燥热的日竟有了一丝凉意。我紧紧地抓住李宇少的手坐在操场高高的看台上,抿着唇不肯说话。

凌希,你会舍不得吗?

我看向远方,不肯回答。

里的星星透过大气层一亮一亮的,就像李宇少的目光,清澈又迷蒙。

我究竟在想些什么?我自己也不清楚。只觉得心里空的要命,像是又回到了那个原野,什么都是荒芜的,什么都没有。

宿舍楼的灯一盏一盏的熄灭了。李宇少站起来说,我送你回去吧。

再陪我一会儿好吗?天一亮我就让你走。

嗯?

他有点不可思议地瞅着我。

就这一个晚上,我再不会烦你了。

李宇少坐下来,轻轻揽过我的肩。

别在胸腔里的那一句“你喜欢过我吗”始终没有说出来。每问一次中的你,我都会泪流满面。这样一个寂静的,我承诺过自己不能哭得那么难看。

天空,深深地暗下来,然后慢慢明亮。我从来不知道,原来,夜会这么漫长。

我靠在李宇少的肩上,瞪着黑洞洞的夜空一整夜不允许自己掉下眼泪。我想如果有流武汉有好的癫痫医院吗星划过我会许愿让李宇少一生幸福,至少要比我幸福。我没有看到流星,于是当我站起来准备离开的时候,我看着他红肿的眼睛告诉他:宇少,祝福你的一生会比我幸福。

凌希...

嗯?

我等待着他会说些珍重的话,他只是轻声说,再见。

我微笑着转过身,滚滚落下泪来。

再见,再也不见。

宇少,至少你记忆里的我始终微笑着。

在我身后,朝阳越来越大,我不能回头,我怕那种明媚的光线会了眼神里灼灼的渴望。

(六)

我乖乖地遵守着约定,这么大的学校,刻意躲避一个人一定是可以的。

一个星期没见他了,我学着如他一般跟这段记忆轻轻地说再见。

晚上,我真没想到会接到李宇少的电话。

凌希,我舍不得了。

什么?

我舍不得了,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我的眼里满是酸楚,却叹息着笑了。我说宇少,我们约好的,你忘记了吗?

凌希,你不在身边的这段日子我才发现自己早就喜欢上你了,你的你的善良,都曾让我不已。我固不肯承认,不肯面对,却每时每刻都在想着你。你不是说过喜欢我吗?现在还喜欢吗?

眼泪似乎被感动了,我努力控制住自己,喉咙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凌希,你还喜欢我吗?难道这么快就变了?

没变,宇少,什么都没变,我那么深那么深地喜欢你,一切都不曾改变。只是事到如今,我还能说什么还能做什么?

我制止了哭泣,轻声说:宇少,再见了。

对不起,宇少,我们之间真的没有机会了。

就在我们一起乘坐摩天轮的那天,爸打来电话说替我答应了一门亲事,只要我同意,公司便能扩大到三倍的规模。这似乎只有在电视剧里才能看到的剧情确确实实发生在我身上了。只是,我不能像电视剧里一样确定你的爱然后让你带我逃跑。白手起家,辛苦了大半辈子才算有了家业,我不能让爸爸再为我的事难过。

(七)

我一个人来到游乐场,摩天轮悠悠地,一圈又一圈。

他们说,眺望摩天轮的人都是在眺望幸福。其实,谁也不曾知道,那些传说里装满了幸福的摩天轮盒子,在缝隙里早就落满了眼泪。

宇少,那两个星期,你爱过我也好,没爱过也罢,都已经不再重要。你是我心底沉睡的美丽记忆,只是此生,我再无力去爱。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