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

高空坠下的女人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菜螺文学网
 

.上善若冰

接到报案,警察们在赶赴现场时,思考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要判断这是不是一起犯罪案件,以便确定是否要立案侦察。

——题记

日午后,风欲来,大地闷热得令人窒息。突然,在浓荫如盖的马路边,一个行人指着天上大声惊呼“哎呀,不好!”人们还未来得急望向天空,一个已头朝下脚在上从高空坠落,重重地摔在硬邦邦的水泥地上,接着一根晒衣服的竹竿和几件花花绿绿的衣服相继从空中飘落下来。惊恐的人们跑向坠楼女人,只见女人头颅破裂,脑浆涂地,早已没有了一丝气息。有邻居认出,这是住在某公司住宅7楼201室的女主人陈小萍。人们马上朝7楼喊了起来。

不一会儿,从大楼单元门里冲出一个男人,疯了似地跑向死者,大声嚎啕:“小萍!小萍啦!小萍——!”他边哭边向邻居诉说,“我正在房里午睡,她在窗户边收衣服,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从窗户掉下去了!”邻居们抹着眼泪,叹息着帮他抬起死者。

随着一声霹雳炸响,暴风雨跟着就笼罩了天地。很快,大家就帮忙设好了一个简易的灵堂,设在楼下车库内。死者的痛不欲生的丈夫王浩米水不进,红肿着双眼在血肉模糊的妻子身边整整守了两天两。第三天一大早,正值死者将要被出殡时,一位邻居悄悄拨通了公安局的电话。( 网:www.sanwen.net )

而后,警车呼啸,刑警出动……

【出殡前的尸体检验】

张强①带着几个警察赶到死者家的楼下时,丧家已经将死者的遗体抬上殡仪馆派来的灵车上。张强上前告诉死者丈夫王浩:“根据法律有关规定,非正常死亡事件必须经公安机关调查,认定死亡原因后才能处理后事。希望你能理解、配合。”王浩顺从地点点头,招呼众人停了下来。死者遗体马江西癫痫三甲医院上被送到市医院进行法医检验。

面对警察对于死者死亡情况的询问,王浩呜咽着回答:“前天下午我和人本来都在房间午睡,两点多的时候,她看到天空突然阴了下来,像要下大雨,就起床去收衣服,不一会,我就听到楼下有人大喊大叫,像是喊谁掉到楼下了,我开始没在意,后来猛地一下意识到小萍收衣服去了,忙冲到外屋看,没人了……”至极的丈夫,此时又一次泣不成声。

法医对死者进行检验后,确定死者陈小萍是在活着的状态(活着时)下从7层楼的高处头朝下坠落地面的,右则太阳穴部位先落地,造成颅脑破碎等致命性损伤而死。经现场勘察,警察发现窗台上留有陈小萍的指纹,室内小凳上留有陈小萍的脚印,这些似乎都证实陈小萍的确在坠楼前站在凳子上俯身窗外收衣服,几件飘落到地上的干净衣服和一根晾衣服的竹竿,也似乎证实陈小萍是在收衣服时由于上半身探出窗外过多致使身体失去平衡而掉下楼摔死的。

张强看着法医检验结果,总感觉哪儿不对劲,一时又说不上来。回局里后他向上司黄冰②汇报案情,谈了对尸检有疑义的想法。黄冰看完尸检报告,便与张强再次来到案发现场。

【法国梧桐树叶上的红色班痕】

大厦前的空地上黄色的封锁线还未解除。此时,线外围了一群好奇的市民,还有几个人在兴奋地谈论看到的情形。现在的人真是太过于关心种种奇特的传闻了,一听说哪里发生了命案,哪怕是乘坐出租车,也要来嗅一嗅现场的血腥气息。每个人都有窥探别人隐私的欲望,然而,柏油马路上那些令人触目惊心的斑斑血迹,一定已经在他们心里留下了鲜明的印象。

黄冰和张强很仔细地在现场搜索着,但是没有发现新的疑点。

就在勘查即将结束时,黄冰被空中一片碧绿的法国梧桐树叶吸引住了。她发现那片树叶上有一处晦暗的红色斑痕,疑似一小滴血迹。她轻轻摘下那片树叶,带回局里化验。经化验,树叶上的红色斑儿童癫痫原因痕被确定为人血,其血型与陈小萍的血型是-致的;进一步推断,这属于擦拭性血迹,出血部位是头部。

黄冰判断,陈小萍之死可能并非意外事故。因为,如果陈小萍是在身体完好的情况下,探出窗外收衣服而从楼上摔下来,绝不会在六楼外的高空树叶上留下擦拭性血迹。而现在树叶上出现了陈小萍的血迹,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她在坠楼前已经负伤流血。黄冰已经胸有成竹,多年的探案经验告诉自己,刻意回避某些程序的关系人,往往就是涉案最深的人。死者的亲友,绝大多数都会希望弄清死因,至于一般关系人,都会愿意配合警方查明真像;而重要关系人则往往因为心中有鬼,不敢直接面对受害人,他们会害怕受害人的冤魂会纠缠他们一辈子。毕竟盛行的怪力乱神之说对一个人的精神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黄冰和同事们对案情进行了详细分析。大家一致认为,如果死者在坠楼前已经负伤流血,其血迹流洒的地方应该还有多处。

黄冰再次带着队进行现场复勘。室外地面血迹可作坠楼解释,他们重点是要查明死者家中有无血迹反应。在王浩家,果然,在地面、墙壁上都有被精心擦洗的痕迹,但在刑侦技术的侦查下,多处地方仍然出现明显的血迹反应。经过对这些血痕进行鉴定,黄冰和同事们得出结论:这些血痕属喷溅性状态,离开人体不超过50个小时,从血痕遗留部位的高度判断,可能出自陈小萍的头部。可以断定,陈小萍在坠楼前头部已经受伤流血。那么,谁能让他受伤流血,而且是喷溅性流血的呢?难脱干系的,只有当时屋内唯一的男主人一一死者的丈夫王浩。

黄冰决定连夜审讯王浩。

【证据是最有力的武器】

面对审讯,王浩几乎没有做出任何抵抗。黄冰把在他家拍下的血迹照片往他面前一摆,他精心准备了几天的反审防线顷刻便土崩瓦解。

王浩嗫嚅着交待了因猜疑妻子不忠而实施家庭暴力直至杀妻抛尸的全都部经过。

武汉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是哪家

王浩和妻子陈小萍从小就是街坊邻居,从小学到大学又—直都是同班同学,可谓青梅竹马,深厚。小夫妻之间的矛盾是从去年天的一次家务冲突开始的。那天傍晚,担任单位办公室主任不久的陈小萍因下班回来晚了一点,引起了饿着肚子妻子做饭吃的王浩的明显不满。他半开玩笑半嘲讽地表示:“哟,当官了,也多了,饭也不回来吃了……”谁知,这一讥讽使得陈小萍与他劈头盖脸地大吵一顿,并从此对他明显地疏远冷落起来。

王浩纳闷,就这么一句话,也不至于产生这么强烈的反应呀?难道,她真的在外面做了什么亏心的事么?从此,他多了个心眼。

终于有一天,王浩看到陈小萍和一个男人很晚才从一个酒店出来,而这个男人就是陈小萍单位的领导,这个领导一直将陈小萍送到了自家所在小区的门口。王浩先赶回了家,待晚归的妻子一进门,他就一股脑地将刚才看到的事全部说了出来。他满以为抓住了妻子的把柄,而做了亏心事的妻子今后一定会老老实实地跟他过日子了。谁知,陈小萍更加厉害,马上不依不饶地与王浩大吵起来:“好呀,你个王浩!我和领导到酒店陪客人吃饭谈非常正常,你竟然还偷偷跑去跟踪我,夫妻间连这点信任都没有,这个日子还怎么过呀!……”这次争吵一直延续到第二天下午,妻子毫无停战之意,坚决闹着要,并准备开门出走。

王浩终于恼羞成怒了!他想不到妻子竟然绝情到小题大做,他想不到自己竟然窝囊到如此可怜的地步,他更想不到自己本来有理现在却变成了无理,原告竟成了被告……

暴怒之下,失去理智的王浩操起门后的哑铃,猛地向正准备出门的妻子的头部砸去。妻子哼也没哼一声就倒在了血泊中。看着昏死的妻子,仅仅惊慌了一阵子的王浩很快就平静下来,他毕竟也是有知识的人,一个很快在大脑里酝酿成熟。

学着电视里作案的样子,王浩抱起妻子,首先在靠窗户的小凳子和窗台上留下妻子的脚印和手印,然后将她头朝下地长春治疗癫痫病的医生从窗口扔了出去,并顺手将晾晒的衣服和竹竿一起扔了下去。

本来,后面的戏演得一直非常顺利,眼看就要把妻子送往火葬场了,随着亡妻的灰飞烟灭,他的将又会恢复平静。可他万万没有想到,那残留在法国梧桐树叶上的一点小小的血痕,竟被敏锐的黄冰发现,导致他功败垂成。

【本案关键点逻辑解析】

本案关键点在于:判断陈小萍死亡是不是由于意外坠楼。警察在仔细勘查死者坠楼时在空中的必经之处时,敏锐地发现了留在树叶上的-点血痕,从而推演出死者的死亡全过程,进而得出了死者并非意外坠楼而亡的逻辑结论。

这个结论是通过以下两个推理得出的。

推理1:如果刘小萍是因为收衣服而失足意外坠楼的,那么,不应在树叶上留下擦拭性血迹。但树叶上留下了擦拭性血迹。所以,刘小萍不是收衣服而失足意外坠楼的。这是个否定后件式的充分条件假言推理。

推理2:如果刘小萍不是因为收衣服而失足意外坠楼,那么其夫王浩应有重大涉嫌,因为当时室内只有他们夫妻二人。刘小萍不是收衣服而意外失足,所以,刘小萍的丈夫王浩应有重大涉嫌。这是个肯定前件式的充分条件假言推理。

需要指出的是,这个过程不是随意编排的,他们之间要存在一定的因果联系。通过寻找一个个别痕迹产生的原因(犯罪活动的小过程),然后将这些原因连接成事件发生的全部经过(犯罪活动的大过程)。黄冰成功地还原了这个犯罪活动的过程,并依据其展开侦查工作,使这一起如果警方再来晚一步就会铸成悬案的杀妻命案终于大白于天下。

【作者声明】

本文案例皆取材于作者亲历的真实案件,为不致旧事重提,给那些涉案当事人及其家属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作者对某些地名、人名、和情节作了虚化处理。物是人非,请勿对号入座。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